原油现货交易_杠杆基金卖空大大降低了跨国公司以美元结算的比例_外汇银行




外汇银行又叫外汇指定银行,是经过本国中央银行批准,可以经营外汇业务的商业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每日除接受客户买卖外汇外,还在银行间市场进行外汇头寸的抛补。

11月26日,面对美联储货币政策会议最新纪要的发布,调整量化宽松债券购买计划,全球投资机构迅速对美元投了赞成票。

11月26日,美元指数在92.04附近徘徊,一度跌至91.84,为9月2日以来的最低水平,距离年内低点91.75仅一步之远。

Blue Line Futures的市场策略师Phillip Streible告诉《21世纪经济时报》,这次做空美元的主要原因是杠杆基金等投机者。原因在于,美联储(fed)货币政策会议最新会议记录中发布的3条信息,让他们看到了卖空美元获利的新计算方法。首先,美联储官员普遍担心,疫情的复苏正在破坏美国经济的复苏进程;其次,美联储预计年底前难以推出新一轮财政刺激计划;3、如有必要,美联储将迅速调整量化宽松债券购买计划,包括增加债券购买速度或延长量化宽松债券购买期限的信号。

“这意味着,在美国财政刺激计划暂时停止的情况下,美联储必须增加新的量化宽松措施,以支持美国经济复苏。”菲利普•斯特雷博(Phillip Streible)表示,这让杠杆基金等投机者感到,有了通过卖空美元获利的新机会。

会议纪要公布后,许多杠杆基金立即买入空头美元指数期权产品,这些产品于12月底到期,执行价低于90。

与此同时,随着美元“下跌”,全球企业利用美元进行投资和贸易结算的热情也在减弱。

根据SWIFT最新数据,10月份在现金转移领域,约37.82%的跨境支付以欧元计价,而美元仅占37.64%。这意味着,自2013年2月以来,欧元再次超过美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支付货币。

一位跨国企业财务主管向《二十一世纪经济新闻》记者透露,由于美元并未贬值,企业总部目前已作出紧急决定。一是减少企业跨境资金池中闲置的美元头寸(不进行汇率对冲),二是最大限度地扩大欧元、日元等非美元的结算比例。跨境贸易和投资中的货币。

“这也受到我们的贸易伙伴的欢迎,他们也担心美元贬值会消耗利润。”上述跨国企业的财务主管说。但在贸易融资领域,银行仍更愿意提供美元贷款头寸,导致企业不得不为外汇套期保值和锁定美元汇率贬值风险支付额外费用。

美联储货币政策会议最新纪要释放了调整量化宽松债券购买计划的信号,引发新一轮美元卖空狂欢。

特别是,在会议纪要公布后,许多杠杆基金迅速增加了美元空头头寸。这一举动使美元指数迅速从92圆关口跌至自9月2日以来的最低水平91.84。

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在《21世纪经济报告》(the twenty-first century economic report)中表示,与之前直接买入美元指数相比,杠杆基金的卖空更为隐秘。一方面通过购买期权产品或互换交易,通过场外市场进行美元指数的交易;另一方面,它只是购买欧元、英镑和日元等一篮子货币,以变相压低美元指数。原因是美元指数主要由欧元、英镑、日元等货币组成,投资者押注这些货币会升值,加大了美元指数的下行压力。

“杠杆基金担心美元可能会在年内低点91.75附近出现意外反弹,导致沽空策略亏损收场。”上述对冲基金经理指出。

记者多方了解到,杠杆基金已假设了多个令美元意外反弹的场景,比如美股冲高回落、欧美疫情发展超过预期、疫苗研发进程再现波折、美国经济数据在疫情冲击下大幅低于市场预期等。

“不过,沽空行踪的隐秘,并不意味着他们加码美元下跌的力度会减弱。”Phillip Streible指出。尤其在美联储释放调整QE购债计划的信号后,不少杠杆基金认为,明年一季度前美元指数还有4%-5%的跌幅,因此他们将沽空美元的杠杆倍数从原先的3倍调高至4-5倍。

“投机客之所以敢于加大杠杆火中取栗,一个重要原因是在美国新的财政刺激计划缺位的情况下,美联储只能依靠加码QE措施独自支撑美国经济复苏。这意味着美元流动性将更加泛滥,美元下跌压力更大。”Phillip Streible说。

面对跌跌不休的美元,国际大型企业不得不降低美元在贸易投资结算领域的比重。

多位跨国大型企业司库向记者透露,已接到企业总部通知,尽可能在贸易结算中减少美元的使用占比。

“收款企业现在也不大愿收取美元,因为他们一拿到美元,就可能因汇率贬值而蒙受利润损失。付款企业也不大愿使用美元,为了对冲持有美元的汇率风险,很多付款企业不得不追加汇率套期保值投入,导致财务成本增加。”上述跨国企业司库分析。

这种状况正延伸到越来越多国际经贸领域。

一家承接海外电力工程的国内大型建筑企业海外业务部主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年初他们承接新兴市场国家电力工程时,提出的收款方式是30%美元与70%当地货币;随着美元持续下跌,如今收款方式已改成10%欧元、20%美元与70%当地货币。

“一些新兴市场国家项目方认为此举颇有难度,因为这些国家外汇储备以美元为主,当地政府也担心美元贬值风险,同样希望增加欧元等非美货币在外汇储备的占比,导致项目方未必能从当地银行申请到足够的欧元头寸用于付款。”上述主管表示。

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最新数据显示,在现金转账领域,10月份欧元的使用占比已超过美元。

在布鲁德曼资产管理公司(Bruderman Asset Management)首席策略师Oliver Pursche看来,这意味着美元大跌已影响到其在全球支付领域的市场份额。若美元汇率持续下跌,市场份额还会持续下滑。

“但在贸易融资等领域,银行仍然提供美元为主的贷款头寸,因为银行认为美元流动性更好,且融资效率更高。”前述跨国企业司库坦言。因此,企业只能额外支付一笔汇率风险对冲费用规避美元下跌风险,但这意味着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未必会因汇率贬值遭遇巨大冲击。

注:文章来自网络。

历史上的今天:

  • 2019:  周期股“一日游” 锂电板块走强(0条评论)
  • 2019:  万国邮联深化电子商务跨境合作(0条评论)
  • 2019:  世界上最强的羽绒服亮相:最强韧的纤维制成、能防弹(0条评论)
  • 2019:  易省直播 易省直播喊单(0条评论)
  • 2019:  11月27日财经早餐:美元下滑,黄金止跌升上1460,布油涨近1%创逾二个月来新高(0条评论)

国际期货喊单直播_“黑5”在疫情情况下还能是红色的吗_上海黄金交易所

Related Posts


 网站地图 全站导航